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一纸伤(初篇)_3000字

  我叫乔伊,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每天搭乘1线车上下学,喜欢靠在窗边静静发呆。

  我尴尬的放下手,身旁隐约有耻笑声。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在课上举起过手。

  看着别人出双入对,我无动于衷。

  那个你,在哪里呢?

  俊秀挺拔的身影,看起来与他真像。当他回过头时,我看到了他的脸,很清秀帅气的一张脸,与记忆中的面孔有几分相似,可终究不是。我从他身旁经过,闻到一股淡淡的洗衣粉清香,他的气质干净澄澈,一双带笑的眼睛微微眯着,像只慵懒的的猫。我的心猛地跳了下。

  “同学,你让一下好吗?”温润清亮的声音。

  他友好地笑着说:“没事。”

  犹记那年仲夏,他的笑在我心里种下一粒种子,时光如白驹过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可是,始终未春暖花开。

  哪怕跌跌撞撞,哪怕最后也不会可能,也总比现在后悔莫及,要好吧。

  要等到何时呢?

  我叫乔伊。在那年夏天遇见了一个人,一个至今令我刻骨铭心的人。

  那时我们是邻居,他家在不久前搬到我家对面,我们熟络后,我时时会去找他,他也从不拒绝我。他大我两岁,那时我上初一,他已上初三,快中考了。可就算如此我去找他时,他也从没烦过我,一直笑咪咪地望着我,不知怎地,望得我心乱如麻。

  乔易,乔伊,多像的名字,多合拍的两个人。

  如今想来,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如果当时发现了,会不会我们就会换一种结局?

  亲爱的,你是那么耀眼,也,那么遥远。

  乔易,如果可以,我再也不要叫你哥哥了。

  那天以后,我忽然爱上了下雨的日子,喜欢在下雨天撑着伞踩着坡跟鞋哒哒地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路上,偶尔停下仰头看看天空,微微笑着,就像那天他的微笑。

  但是亲爱的,我到现在才明白,我为什么爱上了那种感觉,可,这会不会太迟了呢?

  我越发纳闷。

  我这一顿大吃特吃后,撑得不行。我一手端着奶茶,一手揉着肚子,笑得心满意足:“吃得太爽了,哈哈!”说完,我冲乔易眨眨眼。

  阳光照在他脸上,朦胧地不真切,我默默吸了口奶茶,看呆了。真是好看的无法无天。

  乔易一双眼睛似是潋着水光,又似氤氲着雾气,他还是不说话,温热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手。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中缓缓腾起,我愣愣地看着他,手中的奶茶也忘了喝。

  我沉沦在他波光潋滟的眼眸里,忘却了一切,不想醒来。

  我再一次在学校碰到了那个人,原来是隔壁班的。

  很快有人开门,那男生奇怪地望着我,问道:“你有什么事?“

  那男生冲里面喊了声:“苏澈,物理作业!”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为什么,为什么笑起来的模样和乔易那么像?

  我想不明白。

  如果那样,真的太可悲了呢。

  他们哪里知道呢?也罢。

  最近倒是频频遇见苏澈。

  可是,要不要这么大啊?

  我没想到苏澈就住在我家附近,近到抬头就能看到住在对面的他,那次偶然的看见真是惊悚。我们之间就隔着一条道,不宽不窄,窗户对窗户。他家应该刚搬过来不久,不然我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他。

  可就算这样,那又怎样,我们依然是毫无交集的路人,所了解,所知道的,仅仅是对方的面容,对方的名字,连认识都算不上。可我没想到事情转变的竟是这样快,我还是低估了世事无常。

  ”你叫乔伊,是吗?“温润清凉的声音,是苏澈。

  “我叫苏澈,“他笑笑说,”你好。“

  他默了一默,道;”我住在你家对面。”我说;“噢。”

  嗯?

  那一刻,阳光迷离了我的眼,让我看的人,那么地不真切。

  那时候我正忙着中考,乔易把自己当年的复习资料整理好送给了我,这让我如获至宝。我每天都在啃书本,虽不能说日日挑灯夜战,但也委实差得不多。我想,我一定要达到乔易的高度。

  那天晚上是农历十六,月亮很大很圆,挂在夜幕里闪烁着略为清冷的光。我们却把这微凉的气氛炒的分外火热,我们的父母本就熟识,聊起来自是颇为欢畅,反倒显得我和乔易有些生疏,因为中考复习加补课的缘故,我已许久没怎没见他。

  镜子里的女孩冲着我笑,苍白而无力,嘴唇微弯,眼里尽是痛楚。

  我的小乔哥哥,要走了吗?丢下我,自己走了吗?扔下这满地的回忆,自己离开了吗?

  我收拾不好我的情绪,不行,现在不能回去。我打算出去走走。我看了眼手表,晚上九点,我走出饭店大厅时,微凉的晚风吹着我的脸颊,我稍微清醒了点。环顾四周,因为这饭馆的位置比较偏僻,街道上只有零星的灯光,夜色静谧,晚风吹着我的发梢,我伸出手,想要触摸着什么,却什么都没有碰到。指尖流动的,是莹莹的月光。

  乔易,为什么你就像夜空中遥不可及的月亮,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如江水般逝去?

  我在学校没几个要好的朋友,成绩一般,家境一般,老师们完全懒得看我一眼。我记得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提问问题,那节课有校长听课,同学们都低头不敢举手,我抿抿唇,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才刚刚举起,老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说:“啊,同学们是不会这道题吗?那我再重新讲讲,同学们仔细听。”

  我涨红了脸,垂下了头,心里满是失望,因为在我举手那刻,我明明看到老师看到我举起的手了,但她还是没叫我,是怕我回答错丢脸吗?

  我孤僻的性格注定我在学校里不会好过,我没有朋友,只有认识的人。我总是一个人走在偌大的校园里,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发呆,一个人上厕所,一个人去吃饭,上下学也一个人。我是如此的孤寂。行走在嘈杂中,我总是会想起朱自清说的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也许,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

  只是偶尔仰头看从树叶间的须臾间流淌下来的支离破碎的光,总是忍不住恍惚。

  我在食堂吃饭时遇见了一个人。

  蓦地,我摇摇头,低下头,掩饰住眼底那一抹落寞,可他再像,也不是他。

  我猛抬头,看到他微笑的脸,呆了一呆,又赶忙道:“对不起,不好意思。”我竟又发起了呆。

  我又道了声歉,慢慢移向自己的座位。我有些怔愣,看到外面的春暖花开,才恍觉已是春天。

  如果可以,多想重来。

  世界的春天来了,可我的冬天,还迟迟未离去。

  也许,是下一个的夏天。

  我无法忘记初见时他脸上温暖的笑,就如无法忘记阳光,我是那么热爱着阳光。

  他叫乔易,与我同姓,却没有丝毫血缘关系。我当他为哥哥,见面时总喊他哥哥,也不带名和姓,搞得别人总把我们当成亲兄妹。

  他中考那天天下了雨,我自告奋勇地要在放学后为他送伞,我到他所在考场的学校时,他们刚刚考完。我踮起脚努力地在汹涌的人群中寻找他,本来我以为会费点劲,可没想到,我居然一眼就看到了他。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他的身影早已是我心中最亮眼的存在,当时的我还庆幸自己眼力好。

  当时的我没想太多,兴高采烈地冲他挥手,大声喊着:“哥哥!哥哥!”他看到我微愣了下,也冲我挥了挥手,微微笑着冲我走来。我却突然在那一刻愣住了。

  回忆翩跹。我坐在房间里,看着书桌上的相片,眼眶里的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死也,不要。

  我爱上了这种感觉。

  乔易中考完之后,请我狠狠搓了顿肯德基。我也丝毫不客气,点了好几样,尤其是鸡腿鸡翅什么的,那可是我的最爱。我一边点一边偷偷看他的脸色,却发现他的神色无比自然,见我瞧他,也只笑一下,丝毫没有放血后的痛苦神情。

  算了,先吃完再说。

  乔易却不知在想什么,我见他望着窗外眉头紧蹙,想伸手为他抚平他紧皱的眉,于是我也这么做了。他转过头,愣愣地望着我,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他眼中,他一双眼睛越发闪亮。我嘻嘻笑,丝毫未觉这姿势有多暧昧。乔易此时特别安静,安静的有点奇怪,他不说话,却直直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不舒服,又坐了回去。

  突然,一片温热覆在我的手上,我一愣。

  那是一个空气中飘满点点暧昧痕迹的中午。

  如果时间停在那一刻,该有多好。

  我是班里的物理课代表,到老师办公室取作业时,物理老师便让我连带着把6班的作业捎去。我走出办公室,看到高一六班的牌子,敲了敲门。

  我淡定说道;”你们班的物理作业。“

  之后,我便看到了那个人,依然俊秀的模样,向我们这走来,他从我手中接过作业,冲我微微笑道;“谢谢你,同学。”

  还是说,自从他离开后,我的世界里所有的人都像他?

  乔易,乔易,我如此的想念你,可是,你还记得我吗?你会不会,已经把我忘了?

  放学后我回到家,刚想关上门,无意间抬头看向对面,早已是人去楼空,如今我己经高一了,学业繁重,再也不如以前那般爱玩了,活泼的性子也淡了不少,所有人见到我都无比惊讶,却也无比欣慰,赞叹我长大了,懂事了。我每每听到都只笑一笑,不说话。

  他们从不懂我,我也懒得解释。再说这原因,我也不愿意解释。

  他穿着校服,礼貌微笑,怎么看都是一副乖乖好学生的模样,在食堂吃饭时无意间听到有同学说,苏澈的学习成绩非常好,经常登上年级前五的大榜。我不禁联想到我自己,每次都在100名左右挣扎。人和人之间总是会有差别的。

  看着他,我总会想起乔易,想起那些逝去的记忆,或悲伤,或甜蜜,悲喜交加。

  我想,他应该也发现了我。

  那天我依旧站在公交站牌下等着公交,却见不远处跑来一个人,定睛一看,竟是苏澈。我有点惊讶,正巧这时公交车来了,我便上了车。车上座位很多,我随意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戴上耳机准备听歌,这时,我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洗衣液香味,苏澈坐在了我的旁边。明明座位那么多他怎么偏偏坐我这,我惊讶但不说话,只往里面挪了一挪,将头靠在窗户边,闭眼假寐。

  我不得已睁开眼睛,望了他一眼,表示一下我的尊重,我说:”嗯。“

  ”你好。“我懒懒地说。

  “嗯……我想,既然我们住的这么近,以后可以一起回家吧。”我说;”嗯。“

  我抬眼,看到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笑得温存。我在那一刻,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上初三那年,乔易上高二。

  但我可能没那天分吧,最终成绩出来时,我还是没有打到像乔易那样高的分,但也委实创下了自己的新高,以这分考上重点高中妥妥的。我微有失落,但也很开心,父母更是高兴坏了,他们请我大搓一顿,我也没忘叫上乔易,这个激励我上进的家伙,还有他的父母。

  我们彼此多了些客套,少了些亲近,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我还是笑得得体温暖,毕竟今天大家是因为我聚到一起的,我再不高兴些,会拂了大家的面子的。我尽力把自己心里那点不舒服压下去,借口去了趟卫生间。我站在镜子前,努力对自己说:“乔伊,笑。”

  怎么会呢?乔易要出国了。并且,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要不是听到乔易亲口说,我还不相信……可是,我用力掐了下自己的脸颊,很疼,没错。还有点红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提醒我,是真的,不是假的,不是梦。

  我的眼泪在触不及防间掉落,沾湿了手中的月光。

高二:艾半夏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一纸伤(初篇)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