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阳光杳然_3000字

  (一)

  “他的背影真好看,很高、很远。迎着阳光,似乎,连空气都是彩色的。”

  (二)

  一小时前她刚从考场出来,试卷里全是五年级的东西,半个暑假下来,也忘得差不多了。她最后用钢笔轻轻地写下一行字,“我叫杳杳,伶俜的意思。”她微微勾起嘴角,那条弧线左低右高,杳杳知道这叫苦笑。

  她很淡定地走出了教室。夏末的风轻轻地吹过,她微微拉了拉帽子,靠在墙上,戴上耳机,反复放着周杰伦的晴天。突然风大了,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愣了。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傻傻地留在这层楼上。她突然很心慌,很凉。不过她习惯了屏蔽吵吵嚷嚷的人群。蓦地,她看见一个人站在楼梯旁,穿着校服,应该是九年级的人罢;她歪着头,细细打量前面男生的背影,晃晃悠悠的,不过晃得很有节奏感;后脑勺很好笑地竖起几根头发,正好映衬着阳光,勾勒出一圈金黄。她微笑,笑得很傻,一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才猛地回过神来,甩甩头赶紧跑掉了。

  她知道自己和多愁善感搭不上关系。她只是,只是突然想抓住一个陌生人而已。

  (三)

  眼前走过几个男生,抱着篮球,穿着缝着校徽的校服。九年级的。杳杳眯着眼,很不经意地笑笑。也在不经意中她瞟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那个让她再一次看呆的身影。“林——桉——”后面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对那人笑笑,笑得微微露出一点点牙齿。其实并不好看。夏天心头掠过一丝失望,很淡很淡,甚至连她自己都差点没察觉。她扯了扯嘴角,想什么啊,脑子有病!她在心里那样平静地骂了自己一句。她只是,她只是有一种终于知道一个眼熟的人的名字而已。仅此而已。

  突然有人使劲撸了撸她的头发,她一惊,差点跳起来。看到身旁夏天笑得那样邪,她才想起问“怎么了?”

  这么说着大家都笑了,笑得一发不可收拾,似乎忍了很久的样子。杳杳看着她们,很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却一句也不想反驳。她还在想林桉。林桉,这名字,真的好普通,长得嘛……也挺让人没印象的。她记得的只是那个在阳光下已经模糊的背影,她想那不是林桉,那只是……只是她用仅存的那一点点诗意想象出来的背影,一个好看得令人不敢直视的背影。

  她默默叹了口气,却很快变成水汽就消散了。

  “杳杳你快看林桉!”夏天一个劲儿推着杳杳,很兴奋地指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说你看啊看啊。

  背影依旧,只是她的感觉不一样了;这不像是一个陌生人,却一点也不熟悉。她又抬头看天,满满的都是云。这不像初秋的天气,初秋难得有这么压抑的。

  偶尔撞见林桉,他总是带着一副大大咧咧的笑容,也总是和几个男生走在一起;她看见他只是像遇到瘟神一样快快走掉,到后来他也是。

  可容子却一脸真诚地跑到林桉面前,叫了一声,林桉!

  “我们班长喜欢你。”

  杳杳差点对着容子来一句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但她现在只希望林桉不知道班长是谁,对,一定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他是大队委,她是班长,同在一个教室开会是迟早的事。不过,怕什么呢,就算知道了整个九年级也只有林桉一个人知道;再说,她也不是喜欢他啊。

  她吁了口气。突然觉得好笑,原来整件事都与她无关,她只是在那天看到了一个人而已,她只想告诉她们想多了,真的想多了。

  (五)

  杳杳舒了一口气,这学期并不有趣,并不起伏亦不跌宕,下学期她依旧是六年级,林桉依旧是九年级。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她只知道开学再过3个月,她就不能在校园里碰见林桉了,也许再也不会。

  她多希望时间可以停住啊。

  寒假。

  今天晚上的天气真好,上海难得有如此晴朗的夜空,干净得没有一朵云。除夕,大人们都说这一天很重要的。她懒得听爸妈和亲戚在小屋子里唠家常,就拿着手机跑了出来。她顺手打开Q,空间里全是诸如新年快乐之类的话。她笑笑,也留了言。突然她很想给林桉说声新年快乐。毕竟,他是曾经她崇拜过的人。

  “同福。”

  不知为何她的嘴角不经意地向上,眉梢有一弯得意。她拔下耳机,瞬间“与你相遇好幸运”传遍整个大院。

  (七)

  就要毕业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

  (八)

  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一半是因为考试啊补课啊这种乱糟糟的事情,还有一半是因为这个人。她明明和他不熟嘛。为什么看到他还是逃也似地走掉,为什么他亦如此。

  大半个学期过去了,整个九年级和六年级都闹得“沸沸扬扬”,一次排着队去食堂正好碰到九二班,结果班里一男生突然叫了声“林桉!”,然后九二班就不安定了,排在林桉后面的一个男生娇羞地叫了声“林桉~”,其他人都在吃吃地笑,林桉打了那个男生一下,很无所谓地跟着他们笑。杳杳立即很鄙夷地看了那些人一眼,包括人群中间的林桉。

  (九)

  中考比杳杳她们早几天,她犹豫了半天发了句中考加油。

  杳杳把柜子里的书啊纸啊一股脑儿塞进书包里,轻轻叹了口气。

  (十)

  他笑得好灿烂。

  “砸了。”

  是失落还是无所谓?

  但好歹也是市重点啊。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可是,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是……市西预录么?”

  “多少分。”

  “哦。”

  不过有的话还没说完,就不要说了吧。

  她的脑海里回放的画面都很零碎,或是一个背影或是一个回眸,还有那天去大队部时他突然问她一句你写好了吗。我们的记忆,总是挑选那些当时并不认为很重要的事情藏进精选集。

  那个人于她而言太远。她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好;在升旗仪式上。

  “不枉那天阳光杳然,我只是远远看到那个背影在光与影的纠缠中向前一步一步走,美好得让人不敢直视。”

  杳杳呆在座位上,任着很淡很淡的钢笔墨水在泛黄的纸页上面乱涂乱画,最后一个句点晕开了,就像刚才的阳光,虚虚实实的,真好看。

  她呼了一口气,轻轻把本子合上,再翻开时,另一页隐隐约约也有了字迹。她笑笑,把写下的字重重划掉,只剩下两条粗线和糊糊的墨点还留在上面。这充其量说也只是场意外,连遇见都不是。甚至她都已经看不清阳光下的那个身影了。

  将午为午的阳光,澄黄的一片,微微地有些刺眼。从树叶间的缝隙一个劲地洒下来,映在地上,很乱,她的心情也一样。她不知道这是焦急还是另有原因,也许都有罢。

  然后老师把试卷收上去,她匆匆忙忙地把刚才那行字圈掉,一定看不出来了,她舒了一口气,不过是扣一下卷面分,没关系,考不上就考不上吧。

  她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忘记的。散散步看看书。突然她很想写些什么,什么也好,她只是很想提起笔,任蓝黑色的墨水流逝在纸上;那种由着心情画成一条弧线的感觉真好,有点任性,有点熟悉,也莫名其妙地有点心痛。

  像耿耿那样。只是很想抓住心底突如其来的感动罢了。

  杳杳走在操场上,左右拥着几个比她高很多的女生。她只是低着头沿着操场画的白线慢慢走,漫无目的却煞有介事地带着很庄重的微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想;也许是因为初秋,这个同样很庄重的名称让她不自觉地想要做些什么,比如满眼飘忽的笑意,比如她那有些不自然的嘴角。

  他叫林桉。她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

  “什么怎么了,笑得那么花痴还问我怎么了……”

  那个让她微微一笑又笑得很痴的只是一个背影罢了。

  (四)

  杳杳先是笑笑,用力打了夏天一下,然后装作不经意地往她指的方向看去。她看到的果然还是一个背影,依旧很好看,只是没有了阳光的衬托,显得好空落。

  她知道只是自己心好沉,她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厚厚得让她喘不过气来。不过开学快半学期了,她早已习惯了身旁一直有个声音说你看林桉。她没有觉得很烦扰,也许是因为心太小,装不下那么多吧。每每她也只是笑笑,很无奈地笑笑,开始真的很尴尬,到后来也任她们碎碎叨叨像苍蝇一样在耳边说着说那了,她就只是笑笑,她也一贯地喜欢笑笑。太多的感情,她也只能笑了。

  记得那天一群初三的来二楼开会,林桉在里面。她一眼就看到了,却什么都没说;不过她能说什么呢,傻乎乎地叫一声林桉?她杳杳才不是那样的人。偏偏这时候像容子这样嘴碎又无聊的人跑到门外去看,她也没敢拦,只是在心里祈祷这人千万别说什么傻话。

  “啊?”

  “……”

  不过早晚会知道的。

  她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想林桉会不会很尴尬,因为容子说完以后,整个队伍都看向他了。

  原来整件事都与她无关,包括林桉。

  上学期就这样过去了。

  她有些唏嘘,时间怎么过得这样快。可是,她明明觉得每一天似乎都是那么慢啊,慢到时间可以安静得似暂停了一般。

  (六)

  连一片雪花都没有。她突然很想听小幸运。这首歌她姐姐天天哼着。她不觉得这首歌有多好听。她只是很喜欢这个词叫小幸运,很安静的词,像金黄又不带丝毫炽热的阳光照过,很明媚也莫名地有些感伤。

  “新年安好。”

  她吐吐舌头。惜字如金呐。初三的年级前十连回复都那么文绉绉的。

  你看,时间确实停住了。

  开学典礼杳杳站在主席台下,晃神在安静得人群里寻找着初三二班,倒数第二个的那个男生。恍惚听见上面说,初三的也要抓紧了,还有四个月就要中考了啊。其实他们中考和她们期末考试的日期差不了几日的,只是,他们考完以后,就真的离开了。

  杳杳突然觉得心一紧,有些失落很多感伤。

  周末一到寝室凌筱筱她们就不安分,杳杳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听她们说话。小学五年她早就练成了一心两用的功夫,上语文课的时候一边看书一边听课已经是习惯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避嫌。

  他笑得轻描淡写,好像事不关己。

  已经六月底了。

  现在他们都解放了。

  现在他们都解放了,终于再见不到了。

  返校那天杳杳经过初三毕业典礼的地方。那边一堵照片墙,她一眼就瞥到了林桉。

  (十一)

  很久以后那边才回了一句话。这句话她看了又看,却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林桉被市重点预录取这件事她很早就知道了,只是被预录的不止林桉一人。

  杳杳唏嘘。从前她耳边一直有林桉林桉,但她从来不敢确定林桉是优秀的。

  (十二)

  “嗯。”

  “五八三。”

  杳杳突然感觉很伤感。这个叫林桉的少年就这样离开了她的视线,也许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她突然发现在自己心里原来林桉占了一块很偏僻的角落,甚至连她自己都险些找不到。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林桉,这两个字于她而言太陌生。她只知道,在夏天在凌筱筱在容子一遍遍的提起时,她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个名字,喜欢上了连同这个名字所在的班级叫92,但仅仅是喜欢那些字面而不是那个人。

  突然风吹过,书桌上摊开的一本书哗哗翻开,落到用淡蓝色书签夹着的那一页:

六年级:莫思佳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阳光杳然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