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草_3000字

  2260年

  这样……那我原来应该是一团温热的像草原上的绵羊一样的动物?啊……绵羊。我听完课回家,一边走,一边想着白白的羊,好想回到过去,好想看一看图片上那些白白的羊……它们的身体一定是暖暖的,之前在感觉体验馆体验了一下暖的感觉,那感觉真好,我实在找不到什么词语去形容我当时的感觉……突然,我的身体开始倾斜,向一旁倒去。哎!滑了!我从高坡上滚下去,我几次想停下来,可是都控制不了。它疯狂地往前滚,滚啊滚……“砰!”我终于停了下来,这时候我全身都脏了,我艰难地爬起来,唉,左手臂好像摔坏了。我爬起来,拍自己身上的泥土,然后开始修理自己摔折的左手臂。我拧啊拧,一枚螺丝从手臂上脱落,掉在地上往前滚了几下。我过去捡起来,就在这时,我看见,在那枚螺丝周围不到10厘米的地方,有什么绿色的东西被埋起来了。我一点点拨开那东西周围的泥,那个绿色的东西也慢慢出现在我眼前……那是……它没有了泥沙的负担,慢慢挺立起来,和周围的灰色比起来是那么耀眼。那是……草!草啊!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东西吗!它怎么出现在这里!我小心翼翼地把它连着泥土捧起来。有草的话……会有羊吗?白白的羊……我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屏幕里那个场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大片的的草,然后是羊儿……只是不同的是,这画面多了一个我,有着温暖肉体的我,靠着坐着的羊……我把草带回去,它生命力极强,再加上我的精心照顾,长势越来越好。我每天都看它,这上世纪据说遍布整个世界的物种,让我充满了好奇。

  ——2070年,M国总统诺伊·维下令停止80%的重工业建设,禁止砍伐热带雨林。着重恢复生态环境。——2075年,诺伊·维退休。范博宁接任。——2090年,生态恢复进度良好,热带雨林面积恢复40%。荒漠盐碱地恢复50%。过几天,网上开始疯传一张诺伊·维总统的照片。那是他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原里,靠着一只白白的羊。神态尤其悠闲惬意,和新闻上严肃的神情形成强烈对比。范博宁的小号转发:@诺伊·维:前任总统退休后就知道去玩!最重要的是出去玩竟然还不带我!诺伊·维回复范博宁的小号:好好工作,少刷微博。我这边天气真好~哎呀,羊靠着真舒服~范博宁的小号回复诺伊·维:滚。某个下午,我正在和范博宁喝茶。“我记得总统阁下原本不是绿色主义者,之前不是还说要大力砍伐热带雨林?突然就转性了啊。”范博宁靠在椅背上,慵懒地转着茶杯。“哎哎哎,我现在可不是总统,受不起你这位真·总统的调侃啊。”“而且还有,你起草环境保护法那天早上看到我为什么突然抱着我哭啊,我差点以为我得绝症了都。”“→_→脑子坏了,不要在意。”范博宁震惊于我一夜之间的转变。我没告诉他那天晚上的梦。梦太真实,就好像,真的经历过一遍一样……我甚至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我继续不在意环境,世界就会变成梦里那个样子。不知道我现在如此努力去改变,是否就能够避开梦里描述的以后。

高二:婷子

  在这个灰色的世界里,我遇见你。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题记

  “在以前的世界里,天空是淡蓝色的。就是,这种颜色。”讲台上,老师手指在空中一划,我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图。投影出来的是一片蓝天,底下长满了绿色的一根根细细的不知名物体,一堆一堆挤在一起。那些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在它们上面的我知道,白白的圆圆的一群球,长着耳朵,我在百科大全上面看到过,那是羊。“这是草。”老师放大了那堆挤在一起的绿油油的东西,我看到那片叫草的东西,里面还藏着一颗颗小露珠。“在‘深渊期’时期往前约五百年,人类还是处于用肉体生存的状态,那时候天空很蓝,有绿色的树,草……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但随着科技发展,环境破坏越来越严重,人类到最后终于打算拼尽全力去拯救,但是无济于事。生态环境不断恶性循环,以至最后完全崩溃。当人类已经要处于灭绝的境地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唐纳德。唐纳德造出了一种新型躯壳——机械甲。它具有与人相同的意识结构,并且可以在不依赖实物的情况活下去。人们把自己的记忆传给机械甲,以此将生命延续下去。”

  这一天,我正在配置营养液准备浇草,我一边配置一边注视着这个小生命,它会慢慢繁殖吗?“哐!”这时门被粗暴的大开,我回过头,发现是我朋友范博宁。“你这小鬼,这几天怎么都不来上课。我都急死了。”范博宁说了我几句,接着他看到了我摆在桌上的草。“噢!天哪!这是……这……我在书本上看到过……草吗?就是很久以前遍布世界的那玩意?”“呃……”我正想开口。范博宁把我一扯。“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你请假的这几天就是在照顾这个小家伙?”“不……没有……”我有些慌,草毕竟是“深渊期”以前的东西,到我手里还不知是福是祸。不能把范博宁牵扯进来,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住它。然而我还是低估了范博宁对我了解度。范博宁是谁啊,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们彼此相互了解至深。他甚至不费吹灰之力一眼就看破了我的谎言。“果然是草啊……”他了然地看了我一眼。“诺伊总是不擅长撒谎呢。”“对不起……”我向他道歉。“我知道你为我好。”范博宁摸了摸我的头,“没事的诺伊,我会帮你一起保护它。”自那以后范博宁也跟着我一起翘课了,我们两人一起精心地照顾那颗草。范博宁很聪明,有了他的帮忙我也不用那么累了。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我在研究新的营养液配方。范博宁去上课了。不知什么感觉,我突然就从窗户外望出去了一眼,我就扫了一眼。外面刮起了风,部分稻草的摆动好像有点异常……。。我迅速得出一个结论:我……好像被包围了。事实上他们藏得很隐蔽,但是我的第六感总是尤其敏锐,再加上我对环境的高度感知力。我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范博宁还在学校上课,我把草和培养装置装进我胸前的一个小内舱里。这是我自己设计的,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只是没想到它会来的这么快。至于范博宁……。。他还在上课真是太好了,我最终还是没有把他牵扯进来。我爬到卧室的床底,那里藏着我提前挖好的地道,我通过地道出到了外面。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我的秘密的,但是现在斗争就开始了。准确的是说,应该是我单方面的逃亡开始了…………当我第N次修理自己的身体,我不由得开始庆幸我没有肉体了,如果是永远肉体的我,大概撑不过这疯狂的追捕吧。我的机械甲已经变得很破烂了,但所幸还能连接上,我是想换,但是各大店铺都有我的通缉令。是啊,“深渊期”前的草,有多少人想要啊。也许交给政府是个脱身的选择。可是,这可能是唯一一棵草了,我怎么能放心交给别人?而且政府也不一定靠谱,人都是自私的。我继续往前走,孤独,真的孤独。范博宁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也找不到可以安身的地方,必须时刻都保持警惕。对手好像对我了解至深,我逃到哪里都会被追上。幸好对环境的高度感知力可以让我不用去刻意观察环境,不然我的精神这样下去迟早要崩溃。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用和平一点的方式来解决呢,如此大动干戈地追杀我。也许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吧,正如同我不相信他们一样……。不知这是第几次逃亡了。我走投无路的跑到一片麦田,刚把自己藏好就被包围了。这次是真正密不透风的包围,好像他们一直都在等我。我根本没办法冲出去,只能看着他们包围我。啊……我是要死了吗,果然结局会是这样啊,就我一个人怎么护着住那颗草呢。包围的人群突然停下了,从中间走出一个人。我觉得他有点眼熟,那个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直到他完全出现在我面前。范博宁啊……。他是范博宁……。为什么会是他呢。“你……”我看着他,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对不起……”“你为什么骗我。”我盯着他的眼睛。“那些追杀我的人是你叫的吗?”“……。。对不起诺伊。我需要那棵草,把它给我……”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认识的范博宁从不撒谎,你答应过我的。”“对不起。”他再次道歉,“草在哪里。”“在……”我低头,他凑过来看我。然后,我猛地一挥拳,范博宁被我这一拳猝不及防一下子打得失去平衡。我迅速借这个机会制住了他。“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他。”我对他的手下这么说。范博宁闭了下眼:“不用管我,打。”他的手下们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扣动了扳机。“蹦!”一声枪响。“蹦!”两声。“蹦!蹦!蹦!……”突然出现的密集枪响让我愣了一下,这是哪里来的那么多人?但是我也只愣了那么一下,范博宁的手下已经乱作一团,我扯着范博宁趁乱逃了出去。待我跑出了麦田,却又被人拦住了。“喂,是我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感谢一下我吗?”我看着眼前这个人,呆住了。光滑的手臂、洁白的皮肤、蓝色的眼睛,薄薄的嘴唇……这一切特征,都说明了,眼前的这位,是人。是人,不是机械甲,是活生生的,拥有温热肉体的人。“啊……。这具身体好像吓到你了呢。我是不是还没有自我介绍?”少年笑了一下,“你好诺伊·维,我叫唐纳德。”我最后是被唐纳德带到他的住所去了,那是一个地下住所,就在麦田的下方。我下去后,发现这里都是实验器材。奇奇怪怪的管子里装着奇奇怪怪的液体。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后来我知道那些是维持唐纳德生命的东西。唐纳德我知道,机械甲的发明者,人类生命的延续人,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少年的样子,而且他竟然还拥有人类的躯体!啊啊啊!像一个拥有随身携带觉体验馆的家伙!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我嫉妒地盯着眼前人,他笑着看我。“维先生,我知道你一定对我的身体感到奇怪,不过我本就是上个世纪前的人了。我制作出机械甲就进入了冬眠。直到最近才醒来。我知道绿色植物不会永远灭绝,它们迟早有一天会再现。我的人知道草的消息后就唤醒了我。”“你应该把草交给我,我会努力培养出一片草原。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前,虽然没有了绿色植物,但是科技的确在蓬勃发展。我拥有的人力,资源都远超于你,显然我能比你做的更好。”“就算如此,我又为什么要给你?”“我承认培养它是为了能让我的肉体过的轻松一点,但是这也是你的愿望,难道不是?我知道你为它好。”“……我可以把草给你,但是我想先去见见范博宁。”范博宁被关在一间隔间里,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静静地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让周围的人把门打开,范博宁回过神。“嗨,诺伊。”他向我招招手。“你……。”我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他低低地道:“对不起。”“范博宁,只要你现在对我说出为什么,我就会原谅你,我相信你有苦衷的。但是……如果你不对我说,我就再也不会原谅你。”“对不起。”他依然还是那句话。“对不起对不起!你除了说这句话也不会别的了!”我愤怒:“我等会儿就会把草交给唐纳德。你想要的东西,永远都得不到了。”范博宁情绪一下子变了:“你不能给他!诺伊!”我没有再理会他,起身离开。“诺伊!你不可以给他!你可以不给我,但是你不可以把它交给任何一个人!”范博宁冲过来,却又被挡在房间内。“诺伊!我从来不骗你!”“可你已经骗过我了!”范博宁突然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那里面的情绪太多,我看不清。“诺伊……”他低低地唤我。“……”我最终决定不再理他,转身离去。因为范博宁我最终还是留了个心,我和唐纳德说我要离开。唐纳德答应得很快。表示我把草交给他后就可以走。“维先生,这是你做得最正确地决定了。”唐纳德笑着看着我。我把手放在胸口,准备取出那颗草。“轰!”突然一声爆炸声。我停了手,“发生了什么了?”唐纳德脸色也有些变了,“别管了,你先把草给我。”这时又一声巨响,我们所处的房间墙被炸开,有人冲进来,把我往外扯。唐纳德突然开始对我这边射击。场面混乱不堪。“谁把他放出来的?!打!草还没到手不可以让他带走诺伊·维。”眼前是范博宁的身影,他的机械甲已经被炸得破烂不堪,却是拼尽全力拉着我往外冲:“……诺伊,我来救你了。”救我?我明明没有危险……不对,他是怎么出来的?我有太多疑问,但是,当他的手握住我的手,将我像外拉去,我不由自主地就再次相信了他,跟着他往外冲去。小时候也是这样,他只要拉住我的手跑,不管我等会儿要做什么,我都会不由自主地跟去。啊……诺伊·维,你还是这么没出息……。我们冲出来,然后一直向前奔跑着,突然范博宁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喂!你!”我忙冲上去查看情况。“啊……这机械甲,好像快报废了。”范博宁苦笑地看着他残破的身体。“诺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唐纳德要害你……”“范博宁!”“我之所以骗你。”范博宁突然用一种极其认真的眼神看着我,“是因为,唐纳德和我说,如果我不是直接诱导你把草交出去,他们就会用强夺。就是……杀掉你。”“我不说,是因为,那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不能直接告诉你”范博宁笑:“但是当你最终落到唐纳德手里,我又突然想明白了。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你。”“你不知道草的意思。唯一的绿色植物,如果拿到手,可以直接竞争世界领导人的职位。因为,绿色植物,意味着可以回到‘深渊期’以前,这是所有人的梦想。谁得到草,谁就有希望,谁就是救世主。”“范博宁,你别说了,你现在还能走吗?”“把草给我,我不会伤害它。”范博宁对我说。“诺伊,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把草给我。”“……”我看着他的濒临报废的身体,我知道,身体报废的时候,他的意识结构也会被破坏,那时候他就算是死了。“我给你。”我动了动嘴唇:“我只信你这最后一次。”我取出草交给他,他把草搂在怀里。然后缓缓爬起来。“你要去哪里?”范博宁突然对我胸口来了一拳,直接打懵了我,我一下子跌坐在地。然后,我发现,我失去了身体行动力。我站不起来了。“范博宁!你要干什么!”“诺伊……对不起,我还是骗了你。”范博宁看着我,“对我来说,草,这世界上唯一的绿色植物,没有你重要。”他蹲下来拥抱了一下我,然后向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回去……。“轰!”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哈哈哈哈哈!”我崩溃地笑起来,一直笑着,笑到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发生了什么?这还用说吗?一切都回不去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按下了身上那个红色的按钮,——“粉碎意识结构。”

  另一边,有两个人同样也在喝着下午茶。“唐纳德先生,当反派的感觉如何啊?”“非常好!你下次再给我乱安角色我保证打不死你。”“喂,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挑人的眼光多好。你看现在M国那边率先带起了保护环境的头,其他国家都不敢不响应了。入梦完成得很成功啊。”“滚!我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的确啊,你现在不就算是拯救世界了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草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