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婉津_3000字

  我叫虞婉,虞是虞美人的虞,婉是婉婉有仪的婉。我没有令人羡慕的家世,但是我有一个正直的父亲。他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是他待人和善,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善人。我的母亲,她是的江南女子,温婉如水,待人和善,也正是如此,我爹当年才娶的她。

  十年前,那是的我只有五岁。爹爹与往常一样去铺子里查帐,但是却带回来一个人。看他的衣着,像是个富贵人家的人,并且,身份不低。爹爹为他请了全城最好的大夫,这种待遇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这让我不禁疑惑和好奇他的身份。但是,还未容我猜测,那个人他就已经醒来了。

  就因为我的这一小细节,引得他瞩目。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这让我很不舒服。可是,他突然蹲下来,一脸和善的看着我,在爹爹和娘亲紧张的目光注释下,他缓缓开口:“告诉叔叔,你叫什么?”

  他听了之后爽声大笑,宽厚的大掌摸了摸我的头,笑着对爹说道:“允之,当年你带走了雨儿,而如今我又在此地被你所救,一切都是缘分。我不追究当年的事,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放心,我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我不会强迫雨儿做任何事情。”

  六皇子不愧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从平城到京城,我的嫁妆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十里红装。那些平城的姑娘对我倒是羡慕,可是,谁知道,我倒是羡慕她们。娘说,皇宫是最阴暗的地方,嫁入皇家,就相当于陷入了后宫的战争,尔虞我诈,又怎会少。这应该就是当初为何我娘宁死也不肯嫁入皇家的原因吧。可笑的是,上一辈子人的恩恩怨怨,又纠缠到我们这一辈。

  我轻启云眸,看着镜子中染了胭脂的女子。这还是我吗?三千青丝被绾起,黄金所铸的凤冠稳稳的伫立在上面,额前垂下一层小小的珠帘,正好垂在眼帘处。原本干净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眸子,也因为了画上了浓妆,而染上一丝妖媚。不点而赤的丹唇,也染上了浓浓的红色。一袭大红嫁衣如牡丹花一样披散开来,裙脚用金丝线绣着栩栩如生的牡丹。自古以来,常有红颜祸水来形容绝色女子,而如今,并非我自恋,一身大红嫁衣的我,确实担得起红颜祸水之名。

  那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接过那个盒子,还有娘给我的一包栀子花的种子。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一生的守侯。

  还不容我多想,我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双暗红色的靴子,紧接着,我的盖头被掀起。我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脸。一袭红袍为他增加了一份潇洒随意,由于刚喝过酒,淡漠如古井般的墨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邪气。美,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映像。

  我垂下头,倒吸一口凉气,眼泪迷失了双眼。

  我努力的做到和他平视,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和他对话:“六皇子,请问,我现在可以将凤冠那下来了么?真的很重,压得我脖子疼。那个,你刚刚说的我完全没有意见,真的。”

  我将头上剩下的头饰全部卸去,乌黑的长发犹如丝绸一般。可以说,我的头发是我遗传娘的最好的表现。环顾一周,我发现,这房间里竟然没有水!万般无奈,我还是厚着脸皮看向司徒云津,却不敢说话。

  我挪了挪脚步,语气中带了一丝哭腔:“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水?我想洗脸。”

  终于,我如愿以偿的洗去了一脸的胭脂俗粉。但是,我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一张床,是我睡里面,还是他睡里面?

  我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床,道:“你睡里面,还是我睡里面?”

  一张床,两条被子,两个人,一夜无语,无梦。

  “你还不打算起来吗?”司徒云津的声音淡淡的从我头顶传来。

  司徒云津皱了皱眉,伸手抚去我的泪水。恐怕,对于我这种突如其来的眼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吧。

  司徒云津这下子真的愣住了,然后开口大笑,一只手指着我,有些不敢相信:“你到底叫什么,是哪家的小姐?怎么会白痴到这种地步。”

  司徒云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起床,穿衣。

  我本以为,从此之后我不会再见到他,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捉弄人。

  “云津哥哥,这栀子花好漂亮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不由笑了,栀子花,我可是花费了许多心血在其中,怎么会不漂亮呢。

  我不顾自己还在生病,连忙从床上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门,正看见司徒云津的魔爪伸向我的栀子花。我倚着门,焦急的说道:“住手!”

  “姐姐,这栀子花开得真美,我能摘一朵吗?”白悦,也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孩一脸单纯的看着我。

  白悦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司徒云津,表示自己就要我的花。司徒云津看着我,有些为难:“婉婉,这栀子花开得甚好,摘给悦儿一朵也并非不可。”

高一:栩晰

  也不只是天意弄人,还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原本以为我这一生都不会离开这里,离开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可是,现实就是这样,让你永远也琢磨不透。

  那天,他与爹爹在书房聊了很久,久到娘都已经烧好了晚饭,他们两才出来。爹爹的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同一贯脸上带笑的娘也没有了笑容,他们看着那人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而我也被这一气氛给吓呆了,可是本能反映,还是往娘的身后躲去。

  我缩了缩脑袋,怯生生地开口道:“我叫虞婉。虞是虞美人的虞,婉是婉婉有仪的婉。”

  爹爹答应了,但那个人说他还未想到什么要求,先欠下。于是就这样,就在我们差不多将这件事情忘记时,一道圣旨,从天而降。我,竟被许配给了当今最受宠的六皇子。而我,对他一无所知。

  “小姐!你还在发什么呆啊!迎亲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算是奴婢求求您了,别再出什么岔子了,好不好?”我的奴婢轻茶站在我边上。

  “婉儿,”娘进来了,她屏退了所有的丫鬟,拉着我的手,坐在床上,“婉儿,你要记着娘的话,六皇子是皇家中人,你对他不能像在家里一样,要有规矩。还有这个盒子你拿着,切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打开。而开它的钥匙,就是娘曾经送你的那支栀子花簪子。”

  一路的颠簸,我终究还是离开了平城,离开了那个我土生土长的地方,离开了父母的庇护。对于这场婚事,我并不抱有任何幻想。六皇子叫司徒云津,我想,这云津二字应该是取自龙跃云津吧。听说他武艺高强,待人温文尔雅,长相俊美。但,我却认为,他这种人应该是据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性格。

  司徒云津皱了皱眉,将房间里的人都赶了出去。然后,他从柜子里搬出一条被子:“我只会在这里住六日,六日过后,我就会离开。”

  司徒云津蹲下身子,看见我满眼泪水,有些不悦:“怎么,你也像那些人一样,就只见过一面,就迷恋上本皇子了?呵,世间女子皆是如此。”

  好吧,我看见司徒云津的眸中闪过了一丝错厄,看着我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抬手摘掉我的凤冠。但是,在凤冠入他手的那一刻,我看见了他有些不悦。也是,那么重的凤冠任谁也吃不消吧。

  也许是我的眼神太过炽热,也许是他天生警惕,我只不过盯了他一会儿,他便察觉了,转头看着我语气有些烦躁:“你又有什么事?”

  司徒云津可能真的是被我弄烦了,也是,新婚之夜有那么多要求,是个人都会烦的。他推开门,不一会儿就有婆子端进来一盆水,但是,看着我的眼神很怪异。

  司徒云津双手环臂,就这样看着我,语气中带了淡淡的无奈:“你还有什么问题,你就一起问吧。”

  司徒云津摇了摇头,看着我的眼神带了淡淡的无语。他侧了侧身,示意我先进去。我倒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脸颊很烫,应该很红吧。

  第二日,当我醒来时,我的鼻尖萦绕着淡淡的酒香。抬头看去,我竟然躺在司徒云津的怀中!两个人隔着两条被子,两人呼吸可闻。一瞬间内,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就在这时,我又想到一个问题,我的衣服呢?于是,我只好窝在床脚,心里一阵委屈,眼泪不由滑落在被子上。

  我揪着被子,眼睛有些红红的,但是,我还是抬头,怯怯的看着司徒云津,懦懦道:“我,我的衣服,在哪里?”

  我有些不高兴了,鼓着嘴巴瞪着司徒云津:“我才不是白痴。我叫虞婉,虞是虞美人的虞,婉是婉婉有仪的婉。”

  那日之后,司徒云津遵守约定,只来了六日,之后便不再踏入我的房间。而我,也请求他住进了南苑的一间僻静小屋,种下了娘给我的栀子花。

  七月,栀子花开来,满园的香气整日的充斥在鼻尖。可是,我病倒了。

  “云津哥哥,你摘一朵给悦儿别上好不好?”那个女孩子对着司徒云津撒娇道。

  在他们转头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些后悔出现在他们面前了。是啊,在洁白的栀子花前,他们是多么的般配啊。而我,此时恐怕是最狼狈的吧。

  我摇摇头,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挡在栀子花前,一脸坚毅。这花是娘亲给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抱歉,这花我不会让你们摘走的。”

  “不!除了这个,这院子里的东西你们都可以随便拿走,只要不摘我的花。”我依旧不肯,栀子花对于我来说有重要的意义,我不能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婉津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