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跨过时光,拥你入怀(三)咖啡馆的那个男人_3000字

  回到家后,苏暖立刻给自己的老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和你说你把今天我相亲对象的详细资料给我发过来,要快。”苏暖也没抱怨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目的。

  见苏暖要挂电话,苏妈妈急了立刻说道:“暖暖啊,你听妈说啊。沈宇那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不要了啊。”

  “好个屁啊,那个沈宇可真不行!婚姻不是儿戏,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太将就,再说,你心理压力不要太大,不要着急,咱慢慢找。”

  苏暖有片刻的失神,苏妈妈以为她是难过,便想着法子逗她开心。什么糖醋排骨啦,酥炸肉丸子啦,然后陪她下棋啦,看电视剧啦,基本上是无所不用用之不竭。

  虽然如此,还是在第二天沈宇的背景资料被自家妈妈传了过来。

  年龄:29

  教育背景:美国伯克利金融工程/中国清华经管学院

  苏暖正在聚精会神的研究着沈宇的背景资料,桌子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老大,我我我我…”苏暖看着窗外,犹豫了一会。

  她来这里的都承蒙她的照顾,她能够做到如今的成绩,少不了姜昕的帮助。

  “有什么事情就说!别那么磨叽。”姜昕简直和宋莳蓝是一个星座的,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老大,我要辞职。”

  “我……”苏暖犹豫了半天,才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想要去追我喜欢的人。”

  苏暖霎时间感动的痛哭流涕,“老大,你太好了。等我追到了就回来。”

  刚挂下电话,苏暖对着沈宇的背景资料又陷入了深思。

  今年年初,传闻HY大中华区的总裁会退休,HY内部有小道消息说会是中国大陆背景的陆弦接任,可业内传闻美国总部倾向于有西方背景的中西方文化混血,会派一个人回来,却一直未见实施,直到两个月前,沈宇突然被派驻到北京,听说此人精明冷静,在华尔街时,被人称为来自东方的鳄鱼。

  苏暖重重的叹了口气,关了电脑拿上手袋,随便混了个理由就出去了。

  苏暖望着大街上,她身边的人来人往似乎所有的人都有事情做,都有自己的目标,然后再不停地努力着。大概只有她一个人在焦躁的迷茫着。

  这里本来也是她毕业后想要来的公司,只可惜当时HY刚刚在中国起步,所以在大陆只招收十个人,她的简历一投出去就石沉大海,

  左顾右盼了一会,苏暖躲进了一家咖啡厅。咖啡厅里没有多少人,大概是因为提供的餐点不多而且价格过于昂贵吧。

  要怎么办啊?男神还在等着我呢!

  埋首于一份报纸前的男子抬头,眉目间颇有不悦,目光扫向空着的桌椅,暗示意味很明白。

  “不行。”男子并不为所动,翻着报纸,拒绝。

  男子头都没抬,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不行。”

  想到这里,苏暖扮了一个特别可怜的动作,双手叠加撑于鄂下,眼睛使命的眨啊眨,一脸都是哀怨,“求你了,就一会啦。”

  男子抬了抬下颚,意思很明显。

  男人的神色有些僵硬,不过苏暖并没有理会他,她眼神紧锁着对面的大厦出口。

  他身旁随行的两个人一直在和他说话,他微笑着,时不时点一下头。相亲那日的他,和苏暖记忆中的少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今日的他,却是陌生的。

  想到这,苏暖有点想哭。

  男人眉目凌厉,此刻他眉目上扬,干脆利落的答道:“我不会帮你付钱。”

  刚才好像有一个问她要些什么,似乎问了将近四次后,一个不耐烦的男声响起“随便。”

  苏暖有些崩溃,干笑了两声后,开始在手袋里找钱包,只不过摸索了半天似乎没什么收获。

  ——手机、花仙子钥匙、仿羊皮纸的复古记事簿、毛茸茸的假鹅毛笔、KITTY猫、巧克力、果冻,还有一个苏暖中午用来消食减肥的鸡毛毽子……

  苏暖,侍者,以及那个男子对着桌子上的东西发呆,苏暖脸上是问号,侍者是感叹号,那个男子,大概是省略号吧……

  可能大概她真的把钱包遗忘在办公桌上了吧。

  打电话给宋莳蓝?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她从市区开到这儿来,她都变成了标本了。

  “嘿嘿,那个……那个……那个我钱包没带你可以先帮我付着吗?我我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苏暖看着他,这回可真的是可怜兮兮的呢。

  “那个我在柳诗工作,我叫adwardsu.你可以去那里找我。”苏暖看着他,尴尬的开口道,说完还递上了自己的名片,“真的不好意思!”

  哇塞!对苏暖来说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苏暖看着他,连忙道谢后抓着自己的手袋就往电梯口跑去。

  这么远啊!她要怎么回公司啊!

  苏暖自我安慰着,立刻回头,没想到他也准备离开,正在大步向外走,苏暖的突然转身,让两人差点脸对脸撞到一起,苏暖没说话,先干笑,立即让到一侧,肃手弯腰,态度谦卑,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他不理会她。

  这人倒是挺奸诈的,她啥都没说,他就知道她想要什么。苏暖心内腹诽着,声音却如蚊子:“我走来的……嗯……散步过来的。”

  “四五十分钟呢!”

  到路边时,他终于站住,掏出钱夹,抽了一张一百给苏暖。

  他不置可否地扬长而去。

  肆[两男一女首次交锋]

  苏暖一边伤感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宋莳蓝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宋莳蓝沉默了一会,才笑嘻嘻的开口道:“好吖!那敢情好呀!以后你就可以以你无产阶级的身份来要求我这个资产阶级为你吃饭埋单了!不过点啥都可以可不能点燕窝,鲍鱼啥的,不然我就把你给当做燕窝给煮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

  晚上,宋莳蓝带着苏暖去吃麻辣小龙虾,两个人被辣的猛灌冰啤酒,半醉时,苏暖开始诉苦,告诉宋莳蓝她想去HY,可是简历上她不敢写柳诗公司,因为如果人力资源部的人打电话去做背景调查,会发现她资历远超普通职员的要求,老大会拒绝配合对方,她就会被HY拒绝,她就会没有工作。

  “可是我想去HY,想去HY,想去HY,想去HY……”

  真实的人生中,没有人愿意证明苏暖的工作能力,虚假的人生中,却至少有三个人可以证明苏暖敬业努力。苏暖的人生就在她和宋莳蓝的三言两语中面目全非。

  宋莳蓝对于苏暖就是这样一个极为神奇的存在。

  给HY发了简历,毕竟在金融圈子已经混了五年多,虽然公司的性质完全不同,可对方需要什么样的人,苏暖能根据招聘启事,猜个八九不离十。打造了一份不会个人能力超过职位要求,也不会职位要求超过个人能力的完美简历,顺利拿到面试。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职位,仍旧需要过五关斩六将,竞争令人吃惊的激烈,大半个月后,苏暖才终于得到职位。

  洗澡、弄头发、挑衣服,在镜子前一照再照,唯恐哪个细节出差错。苏暖战战惶惶的做着一切,一直等进了办公室才想起嘲笑自己,这么大一个公司,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以为自己想见他就能见到吗?果然,一周过去,苏暖算着各种时间下班,愣是没有撞见过他。如果不是办公室的窃窃私语中还有他的身影,苏暖都要怀疑她自己究竟有没有和他在一个公司,看来只是一个公司还不行,还得想办法在同一个部门。

  虽然近距离接触无望,不过,在苏暖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搜索精神下,发动无数人肉搜索引擎,终于“百度”出了他出国后用的一个MSN账号,立即加上,几乎二十四小时刷屏,他的头像却永远是灰色的,苏暖不禁开始怀疑这个账号还能用吗?

  比如说某一天她在餐厅吃饭,他刚好没有位置坐就坐在了她的身边,然后她“趁机下手”,然后他们就越聊越嗨/多么美好的相遇!

  然而这只是止于幻想,她从来都没有遇上过。

  电梯门打开了,当苏暖和电梯里的人视线相碰的一瞬,都愣住了,苏暖吃惊下忘记了我需要进电梯,只呆呆地看着对方,幸亏他反应快,挡了一下门,已经要合上的电梯门才又打开。

  他不答,反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在这里工作。”

  “那个,那个,其实那天我告诉你我在柳诗工作是在骗你,我没有在那里工作,我叫adwardsu.你就当做那天什么都没听见过如何?我请你吃饭……”

  只是最恐怖的事情似乎在后面。

  他修长的手向苏暖的两百元钞票伸来,苏暖正准备松手,却看见他的手直直越过她的手,和另一只手握在了一起。

  “嗯,早上的飞机。”

  “哪里有沈总忙。”

  他在收回手的同时,终于顺道从苏暖的手里拿过了钱,而苏暖仍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苏暖自己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一直到电梯门开前都保持着这个颇为怪异的姿势。

  世界上哪儿才有真爱?灰姑娘的真爱也是穿过华丽的衣裳的吖!她呢?她的真爱在哪儿啊?

  她怎么那么失败的啊!

  要不是电梯里还有两个活生生的帅哥在面前,苏暖一定会一头撞上电梯门,和电梯同归…同归于尽了!

  在沈宇迈出步子的时候,苏暖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踏了出去。腿落地的前一秒苏暖猛然惊醒的收回了自己的脚,讪讪的笑了笑:“沈总再见。”

  苏暖这时候咬碎自己牙根的心都有了,真是个狗血的日子!

  在苏暖的狂烈攻击下,前面一直走的男人忽的停住了脚步,看着她没说话。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在灯光的照耀下他紧锁在一起的俊美的眉毛,显得有几分凌厉,苏暖有点呆滞,半天才说道:“那个你可不可以不要……”

  苏暖愣了一会了才如小鸡啄食般狂点头:“好的好的!ok!OK!”

  “噢……谢谢!谢谢!”苏暖立刻回头,讨好的笑了笑,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尖锐,才心虚的回过头道:“不认识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

  两男一女首次交锋,苏暖败!

  苏妈妈显然没料到自家千年不回一次家的苏暖会给自己打电话,望着手机屏幕愣了好半天,才接起电话,慢吞吞的问道:“怎么了?”

  “那个,暖暖啊,妈等下就给你发过去。”苏妈妈一口应下,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只要是关于自个女儿的婚姻大事,她都支持。

  苏暖有些懵,愣了好一会才问道:“为什么啊,您不是对他印象挺好的吗?”

  苏暖听得一头雾水,沈宇到底使了什么花招,让自家妈妈产生了低价贱卖的想法?

  那么久以来唯一一次自己和老妈之前的话题终于远离了自己的婚姻大事,苏暖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姓名:沈宇

  性别:男

  ……

  “喂,您好,我是……”苏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狠厉的女声打断道,“苏暖,你在干什么?今天怎么这么不在状态。”

  老大是她的顶头上司,姓姜,叫昕,是高她四届的学姐。

  如此冒昧的话,苏暖一时半会还真说不出来。

  苏暖愣了一会后,考虑着怎么样才能把言辞放的委婉些,更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在猛然的看到沈宇的资料时,更坚定了她的决心。

  “为什么?”姜昕表示很震惊,“你做得好好的,怎么要辞职?”

  “噢早说嘛,二十一世纪了女追男没什么可笑的,加油噢”毕竟四年多的关系不是白费的,老大立刻对苏暖这个真实而又单薄的理由全盘接受,痛快的下了令,“去吧去吧,要是想回来就回来这个位置我永远为你留着。”

  “嗯,我去忙了。”姜昕又关心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HY?

  小道消息!传闻!听说!在一贯要求信息精确度的金融圈,这都是什么词语?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人的背景,肯定要怀疑这页传真纸出自香港狗仔队的手。

  马路上车来车往,燥热的天气让人容易窒息。

  半个小时后,苏暖隔着油柏大道望着HY大厦,阳光下的HY大厦显得安静又辉煌,踱上金色倒显得辉煌大气。

  苏暖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打个车回柳诗,却发现HY里很多人都鱼贯而出。苏暖才惊觉,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苏暖看了半天,眼神终于瞄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只可惜那个地方有一个男人。

  想到自己的目标,苏暖最终上前开口道:“您好,我可以坐在你的对面吗?”

  苏暖的脸蛋刹那间就垮了下来,看着男子可怜兮兮的开口道:“我就做一会儿。”

  “我保证不说话!不会打扰你的!”

  “呼。”苏暖吐了一口气,前面的刘海都扬了起来,腮帮鼓鼓的显得特别可爱。这个人怎么那么难搞定啊!

  男子终于忍不住烦躁把头抬起来,眼神还算平静,只是苏暖可以清晰的看到,男子的嘴角似乎抽了抽。大概是他从来没看过人做如此幼稚的动作吧,也在怀疑苏暖这个神经病怎么从神经病医院逃出来的吧。

  苏暖立刻谄媚的笑了笑,开口道:“谢谢!您真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谢谢!”

  半个小时后,楼里的员工几乎已经走光时,苏暖终于看见看到沈宇从大厦出来,烟灰色的西服,剪裁简单,可他穿得分外熨贴舒服,看上去既有少年人的清爽干净,又有成熟男子的冷静内敛,两种极端不协调的气质在他身上融为一体,散发着很独特的感觉。

  沈宇消失在街角,给苏暖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苏暖隔着窗沉默了,心心念了那么久的少年,再见时日竟然已经成了梦中的人。而她和他似乎还只能隔着遥远的距离相望。

  转过头来,发现桌子上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苏暖有点懵的看着对面的男人,“我我我我,我记得我没有要咖啡啊!”

  此刻苏暖才正式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有一双很璀璨很冷漠的眼睛,有着一双很凌厉的剑眉,嗯……

  然后就这样了?!

  苏暖有些呆滞,然后她把手袋里所有的东西都找了出来,十五秒后,手袋里的所有东西出现在桌子上,五彩斑斓的占了大半江山,煞是好看。

  不可能的啊,明明她早上刷电子卡的时候还看见了啊,她肯定是带了的啊,怎么现在……

  在侍者的脸上从感叹号慢慢变成问号的时候,苏暖脸颊发烫,尴尬的要死。

  现在怎么办?!

  老妈?老大?……等一系列的词从她脑中闪过时都被她否决了,那么这个时候,也只有他了……

  男子不为所动的看着她。

  男人瞥了那张名片一眼,淡淡的开口道,“放桌子上吧,我来买单”

  只可惜,苏暖一跑到楼下对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泛起了难。

  嗯…反正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了第二次,第一次都不要脸了,第二次就没事的啦!

  一直到马路对面,他似有几分无奈地问:“你是怎么从W的大楼过来的?”

  “现在不能散步回去吗?”

  斜眼瞄他,没有任何反应,苏暖只能继续支吾:“现在太阳很大,我走累了,我还没吃中饭,没力气走了,有工作等着我,我……来的时候就随便走,走着走着就过来了,也没觉得累,现在归心似箭。”

  苏暖只能重复第一百遍的“我一定会还的”。

  苏暖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暗自腹诽着:“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回到公司,苏暖望着办公桌上的盆栽发着呆,有些小伤感。去年好不容易才拥有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她高兴的买了很多东西装饰它,却不料那么快就要从宽阔的独立办公室回归格子间了。

  “我辞职了。”

  宋莳蓝的话让苏暖突然间笑了出来,那一点小伤感立刻走到九霄云外去了。

  经过宋莳蓝这么一打趣,苏暖觉得自己辞职的日子与之前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的。

  宋莳蓝毫无同情心地嘲笑苏暖,这就是毕业后没换过工作的下场,说苏暖已经失去在这个野蛮丛林世界生存的技巧和能力。

  苏暖祥林嫂一般地絮叨着,宋莳蓝听得想拿小龙虾噎死苏南,可是小龙虾都被苏暖一边絮叨,一边恨恨地塞进嘴里了,所以宋莳蓝只能承诺一定会帮苏暖搞定一份简历,让她能去HY。

  令人最快乐的瞬间,就是在两个人诉说着任何人都听不懂的话,任何人均不知道的秘密与乐趣时。

  第二天,苏暖捧着宿醉的脑袋给那个人打电话,想约个地点去还钱,对方手机却一直不在服务区,之后又联系了很多次,仍然没有办法打通,还钱的事情只能先搁置。

  第一天去上班时,苏暖在晚上几乎通宵失眠的情况下,早晨六点就醒了。

  一面在HY度日如年,苏暖一面安慰自己,不急、不急,冬天过后就是春天,都一个公司了,一个部门的时间还会远吗?

  苏暖在工作闲暇时候,幻想了无数了重逢的时刻:

  再比如说某个晴天突然有个霹雳,然后就下雨了,正好他带伞了,他没带伞,他不忍心让她淋雨。所以总之反正他们就是共撑一把伞的了!

  今天加班,离开的时候,等电梯的人只有苏暖一个。我身体很疲惫,思想却很狂野。幻想着也许他仍在加班,她们可以电梯偶遇,虽然没有下雨,不过电梯可以出故障的,最好困在里面一整夜,什么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可以发生。苏暖满脑袋的美梦,眼睛幸福地闪耀着哇咔咔的桃心。

  “你怎么在这里?”苏暖决定先发制人立即发问,又觉得太不礼貌,赶紧加了一句,“我打电话给你还钱了的,你的手机一直不通,说是不在服务区。”

  苏暖得意洋洋地说:“我现在在这里上班。”话出口才反应过来有问题,立即很心虚地问:“你怎么在这里?找朋友?经常来?偶尔来?一般不来?”内心期盼的答案是:“永远不来”。

  他很简单的回答,苏暖却觉得整个电梯在旋转,发了会儿呆,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欠他钱,一边掏钱给他,一边脑子里左右盘算。

  电梯停住,好像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苏暖没有心思理会,只满脑门子想着如何封住此人的口,否则让公司听到风声,她肯定立即被炒鱿鱼,并且从此被烙下“骗子”的印记,北京的金融圈子恐怕就不用再混了。这个时候,苏暖才意识到篡改简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对大公司捏造虚假履历,后果更加恐怖。

  当苏暖的手里捏着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他,慌乱无措地说着话:“我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都行,鱼翅、燕窝、鲍鱼,就是把我炖了都行,只要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熟悉到梦回萦绕的声音响起:“刚刚回来?”

  “真是辛苦。”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苏暖的脑袋一瞬间空白了,她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苏暖呆呆地捏着两百元,盯着自己的手指尖,觉得自己的手在发颤,也许下一个动作,就是直接掐死她自己。

  电梯里很诡异地沉默着。苏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我身侧站着,而苏暖始终低着头,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所有浪漫不浪漫的搭讪,苏暖全忘记了,她只知道她刚才又在说蠢话,而他正好听到了。

  嗯…

  苏暖有些郁闷,怎么回事每次在他面前的都是那些搞笑的狼狈一面,从来都是笑话在他面前。

  啊!

  “叮——”电梯门开了,沈宇率先迈出步子踏出了电梯。

  “再见。”沈宇淡淡的扬起一个笑容,就消失在苏暖的视线里。

  苏暖发了一会楞,在身边的另一个人也要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的时候,踩着高跟鞋一路狂追,一路高歌的喊道:“诶诶诶诶诶,别走啊!诶诶诶诶你站住!站住!……”

  他有点不耐烦的打断苏暖,语气有些彪悍:“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可以吗?OK?”

  他如鹰般的眼神盯着她好一会儿后才淡淡的丢下一句话,“九点后的车票公司是不会报销的。”

  然后假装专心找计程车。

  苏暖自我催眠着。

高二:林以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跨过时光,拥你入怀(三)咖啡馆的那个男人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