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今生共你梦一场_3000字

  常常在一种微痛中感受到一团模糊的声音,辨别不清来自哪里,那声似乎从秋叶拍打的深处击来,像掌心的指纹般附着在耳根,开出粉色的花蕊。

  远山,点点明亮又顷刻熄灭的火,从墨染的虚像中抽离出来,逐渐变成一张现实的图景,呈现出瓷一样的光。

  “嘉明”

  白鸟扑打着翅膀飞进雾色里,梦顷刻静止。

  是欧阳倩的短信。

  随后她又发来一条。

  她突然觉得口中异常燥热,昨晚搁在桌子上还没喝完的咖啡索性又咽了几口,分外苦涩,指尖对着宽大的手机屏划了几笔。

  “嗯嗯,好”

  窗外的天气有些阴暗,让人透不过气来,更让人质疑这个季节是不是有着让人死亡的魔力。窗外起风了,风夹带着一堆灰黑色的欲望,布满着整个的天空。

  在生活与生活密不透风的罅隙间,总有一种情感叫人泪流满面。

  她将桌前的雪利酒一饮而尽。

  “嗯?”

  “许筱筱,算了吧,早该忘了”

  不经意间眼泪已经顺着她的眼角散落了一地。

  那时候的香港,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码头汽笛声彻夜不断,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络绎不绝。无数的货物在这里进出口,大笔的金钱交易,有人一夜成名,有人投海自杀,维多利亚港是名副其实的人间明珠。

  遍地都是纸醉金迷的梦。

  许筱筱吃饭的时候听母亲说起,户主是个男孩,比她大三岁,不是当地人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只是家庭变故才搬到这里来住。

  老师上课是用粤语夹杂英文,许筱筱半个字都听不懂,发下来的习题册,连题目都看不懂。

  老师微笑着说:“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念书?”

  许筱筱站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中央,转过头去,见到窗外树枝上停着不知道叫什么的鸟,一动也不动,就像她一样。

  幸好是在拥挤的市区,摩托车的车速很慢,许筱筱的膝盖磕在水泥地上,一直划破到小腿,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许筱筱小腿剧痛,但好像还是不及心中的绝望。

  许筱筱终于怯生生地抬起头,看到李嘉明,脱口而出“是你!”

  他是许筱筱遇见的第一个跟她说普通话的香港人。他这一开口,许筱筱像是得了什么许可似的,更是要把心和肺都给哭出来。

  然后他伸出手,擦干她的眼泪,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脑门:“傻瓜,粤语有什么难的,我教你就是了。”

  许多年后,李嘉明仍记得起这个炎热的夏日,夕阳西下,海风咸湿,十四五岁的女孩,瘦削的身板,穿着不合身的廉价连衣裙,跌坐在肮脏的水泥地上。她的膝盖还流着血,可她全然不在意,她只是拉着自己,看着自己,眼里满是期待,满是欣喜。

  他开始认真地教许筱筱说粤语,他去旧市场里掏来小学语文课本,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她念,而且规定和他说话时她必须讲粤语,不会的字,就自己乱编。

  不仅如此,李嘉明还能给她讲数理化和历史地理。他讲题时会戴一副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看起来就像是品学兼优的文艺青年。

  李嘉明痴迷黄家驹,BEYOND被迫解散。香港满大街都在播放《光辉岁月》,人人为之落泪,一个时代落幕了。李嘉明大受打击,夜里去楼下的大排档喝啤酒,可他酒量奇好,怎么喝都喝不醉。

  李嘉明见她眼里含泪,不解地问:“你哭什么?”

  李嘉明“扑哧”一声笑出来,逗她:“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难过?”

  “不,”他伸手去抓酒瓶,伸到一半,又缩回来,他说,“我难过的是,世事无常,悲欢离合,睁开眼还是辉煌灿烂,转眼就成明日黄花。”

  李嘉明去伸手揉她的头发,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叹气:“傻丫头。”

  李嘉明越来越忙,香港的发展日新月异,在十分狭小的空间都能挤出点建筑物来。再见到许筱筱,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从他的背后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

  父亲和母亲找许筱筱严重的谈了一次话。

  “不,”她态度坚决,“我绝不会离开他”

  许筱筱拼命摇头:“我不会”

  许筱筱来到香港的五年的冬天,圣诞节还是香港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街上张灯结彩,遍地都是圣诞树和“MerryChristmas”

  “去中环,看焰火!”

  也是她最后一次和他一起看焰火。

  许家办了一场简单的丧礼,李嘉明也有出席,哀乐阵阵,灵堂里放着花圈和灵牌,他和她之间,许多不曾说出口的山盟海誓,也只能这样了。

  焰火在夜空绽放,将所有往事一并带走,燃烧成灰烬。那是她和他最后的时光。

  她曾信誓旦旦,无比坚定的说,我绝不离开他。

  李嘉明离开时,在自己的房门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认真想起来,他和她的缘分,也是由一句“对不起”开始的。

  英国国旗缓缓落下,换上五星红旗和紫荆旗,在风中肆意飞扬。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许筱筱的父亲决定带她回故乡,当年他豪情壮志,携着妻女来这座城市打拼,有着许许多多的美梦和未来。可是到了最后却一无所获,白白蹉跎了这些年。

  四五十平米的旧房子,平仄逼人,连阳光都感觉奢侈。楼下阿婶总是骂骂咧咧的,风里全是湿咸的海味。可是他最好的年华啊,都埋葬在了这里。

  她想起,当年他敲着她的头说:“傻瓜,粤语有什么难”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忘记你,忘记过去,实在太难。

  公交车正好行驶到人来人往的旺角,在这老旧的歌声里,她忽然想起许多前,她第一次来香港的情景。

  没有什么时刻比这一刻更让她清楚的意识到,一切都过去了。

  繁华和辉煌,悲欢和离合,终有一天,尘归尘,土归土。

高一:陈缘

  下了午自习的铃声还在耳边回荡,耳畔里注入了这个时节的风。

  然后又常常在梦里闻到这种花的香味,是凝滞的气息,幽淡神秘,是很远很远的旷野或山林的味道。

  他在那儿,唇齿微启,要发出第一个音节。

  秋风吹过黄昏,落叶飘起来,她扑进他怀里。

  清醒时,天花板摇晃着窗外繁杂的树影,摇晃出少年眉清目秀的模样。手机在台灯下震动,发出沉闷的音色,带着无奈的心情指尖划开解锁看了看信息。

  “去西,来吗?”

  “许筱筱,你请客!”

  “等会见吧”

  短信发出的图标刚消失不到一秒钟,新的一条图标便又出现了,她总感觉她是不是已经猜测到自己要发什么了,她便提前写好以待时机。

  她还沉浸在梦里,那些天真的美好,只能在梦里找寻、留恋,还来不及好好沉睡便已经从梦中惊醒。

  她们辗转来到一家咖啡厅。

  “倩”

  “我梦见嘉明了”

  可谁又知晓,忘字上面是个亡,下面是个心,要想忘记谁只有死了心,你才忘得掉啊。

  时间回到1992年的夏天,许筱筱跟着父母来到香港。

  十五岁的许筱筱,站在这座城市的中心,父母紧张的牵着她的手,生怕她被涌动的人潮冲散。对面马路的红绿灯不停的变换,不知该先迈出哪一只脚。许筱筱抬头望着旺角的摩天大楼,被这座城市的遥不可及深深震撼。

  全家在西贡落下脚来。西贡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码头上住着最底层的渔民和菜贩子,或者是收入微薄的上班族,每天为了生计苦苦发愁。可是一条路开外就是林立的别墅,夜里全是跑车的轰鸣声。

  许父几经周折才给许筱筱办好了上学手续。那是这片区里最差的中学,大多都是混混和打工仔的孩子。

  等到下课交作业,全班只有她一个人交了白卷。放学后被老师留下来,许筱筱满脸通红,羞愧的快要哭出来:“我,我不认识。”

  就连这一句羞辱的话,她都是拼凑了许久,才明白它的意思。

  那天晚上,许筱筱沿着夕阳走路回家。香港的道路狭窄,身后传来摩托车不耐烦的喇叭声,许筱筱分明听到了,可还是愣愣地站着,后知后觉地想转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就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地。

  摩托车车主取下头盔,蹲在许筱筱面前,问她:“冇事呱?”

  李嘉明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被吓傻了,干脆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戳了戳许筱筱:“小姑娘,你倒是哭啊!”

  李嘉明也认出了她,“你是楼上的?对不起”

  他一边哭一边低声说:“我不会粤语,连ABC都说不好,我想上学,想回家。”

  许筱筱呆呆的看着他,她抓紧他的手,眼里还含着泪水:“真的?”

  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她还教许筱筱说英文,从二十六个字母开始认,并给她买了一台录音机,放英文磁带给她听。

  1993年,对香港普通市民来说,最大的一件事莫过于黄家驹的死。

  许筱筱等父母都睡下,偷偷跑下楼找她,拿起他面前的酒瓶,“咕咚咕咚”一大口喝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想了很久才说:“你难过,所以我哭”

  “因为黄家驹去世了”

  “你不开心,我陪你不开心;你开心,我陪你开心;你要做雄鹰,我陪你一起飞。”她一字一顿。

  再后来,许筱筱考上了高中,学校离家很远,好在香港公共交通发达,去哪里都很方便。

  他还是和从前一样,骑摩托车带她去悬崖边兜风,带她吃大排档,去kTV唱歌,给她买漂亮的裙子和鞋子,让她理直气壮的享受青春。

  “不要再和他来往了”许父说“你们不是一类人”

  他母亲叹了口气,“你会后悔的”

  她怎么会后悔呢?遇见李嘉明,是她三生有幸。她要在这座城市努力生存下去,他要高飞,她陪他一起。

  李嘉明从学校接出许筱筱,问她:“想怎么过圣诞节?”

  那是许筱筱一生中看过最盛大,最灿烂的焰火,是那样美,那样璀璨,只可惜转瞬即逝。

  那天夜里,她母亲出了车祸,被送往医院,在生死间挣扎徘徊的时候,她正处于中环的人山人海里,仰头感叹香港真是个年久不衰的美人。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要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令人憎恨的欢声笑语,仿佛时刻提醒着她曾做过多麽可恨的魔鬼。

  十二月过去,李嘉明找过许筱筱许多次,都被许父挡在门外。

  之后几年,李嘉明搬家了,他本就是不属于这里的人,早该离开,他和她的缘分也早就应该止步,他们之间依然隔着云端。

  许筱筱在们前站了许久,最后才决定伸手去扯下那张字条,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最后她缓缓蹲在那张紧闭的门前,呜咽着哭起来。

  1997年,香港回归。

  普天同庆,久别重逢。两岸的气船来来往往,多少故事,被埋葬在这一湾江水里。

  还有那些英文课本,再打开来看,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他给她写的注解,怒发冲冠的少年,却肯坐在书桌边,一字一字地给她讲题。

  之后的几年,她也出落得越发美丽,学会了打扮,踩十里米的高跟鞋,会说一口地道的香港话。只是始终没有办法和别人谈恋爱。

  这些年,内地发展的越来越好,香港却渐渐衰落,歌手们纷纷学起国语,进入内地市场。陈奕迅一首《十年》红遍了大江南北。

  李嘉明,她在无数个失眠的夜晚,看着窗外的太阳升起。许筱筱想,实在是太难了。

  许筱筱坐上回程的公交车,屏幕上播放黄家驹的演唱会。二十年了,美人迟暮,英雄白头,唯独年少时听过的歌,永远流传。

  眼泪猝不及防的掉落下来。

  红尘滚滚,爱别离,怨长久。这座城市的黄金时代和她那绝望而又美好的青春一起,逝去了。

  今生共你梦一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今生共你梦一场_3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