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儿
一个中小学生都喜爱的作文网

凰唳天下倾[3]_2000字

  长月湾,地处西林国东北方向的一个战略要塞,是一个繁荣的市镇,且地势险要,北接淮水,东通蔺玚,南邻赤巍山八丈峰,西面则是一望无尽的沙漠,是与西方通商的必经之路。此地民风粗犷,人民性格淳朴,热情好客,并没有一般市镇所常有的排他性。居民来自四面八方,与原住民混迹在一起,难以分辨。又因为是战略要塞,大多数人,包括老人、妇女与儿童都有武功在身,所以又是武林侠客与江湖人士的聚会之所。譬如今年,三年一度的武林盛会就即将在这里召开。

  从屋里站起一个男人,走向窗前,关好半开的窗。那是一个俊美如斯的男人,沉默寡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面无表情,眉眼却如刀凿斧刻一半深邃。他穿一袭墨黑的衣衫,满身上下并没有珠饰,长发只用一根黑色锦缎高高束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的肩上站立着一只鹰,羽毛油黑发亮,双目锐利如钩,即使收起翅膀驯服地站在人肩上,也依然能看出它的野性。明明是如此惹人注目的一人一寿,但在少年和他说话之前,在屋内完全注意不到他的存在。

  有人鼓掌,“九爷好眼光。”男人放下手中书卷,似笑非笑地望向朱九,“这届武林盛会可不仅仅是武林中人的事情,听闻诸多朝堂上的势力也有参与,所以注定不会太平。”

  “……请赐教。”

  “原来如此……拂尘受教。”

  “九爷曾有言在先,不该问的别多问,想要活得久,闲事莫要管。拂尘可不想做个短命鬼。”

  跟在朱九爷身边这么久,对于他口中的新词拂尘早已见怪不怪,对其释义也大致猜透了七八分。他笑着起身,“哦?那倒要请教一二。”

  拂尘很是无奈,“阿羽,我知道你看九爷看得严实,不让外人与他有丝毫肢体接触的可能,可是我们这是要谈正事,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行行行,图尔,”拂尘自动忽略掉他的姓氏,“九爷要和我说什么?”

  拂尘退后半步,揉了揉耳朵,“我好像出现了幻听……图尔你方才说甚?”

  “……九爷方才说,耳朵听见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拂尘喃喃自语,“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登上摘星楼时发下的誓愿……”拂尘念着这句话,想了起来。

  那时少年刚登上九百九十九级石阶,满身狼狈,而朱九只是六岁稚童,立在山顶,玄色衣衫不染半片风尘。

  “是的。”

  “是的。”他听见自己说,“我发誓忠于九爷。我发誓绝不背叛。我发誓将为摘星楼燃尽一腔热血。我发誓奉九爷为主绝不违抗。我发誓绝不忤逆初衷。我发誓听从九爷每一句话绝不怀疑。”

  “我发誓。”

高二:俞木子

  广成客栈,二楼上等客房。有一间客房的窗子开了半扇,透过窗,屋内的摆设一览无余。屋内,一个清秀的少年半躺在藤椅上,莹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椅子扶手,皓腕上,两圈棕褐色的佛珠散发着古木的清润香气,更称得肤白如雪。他望着楼下热闹的人群,密密麻麻,摩肩接踵,面上或是笑容或是苦闷,众生百态,不一而足。他的唇角扬起若有若无的笑意,却又淡了下去:“起风了……阿羽,关好窗子。”

  阿羽关好窗,走回少年身边。刚刚站定,街上便响起尖利的哨声,紧跟着便是箭矢破空与兵刃交接的声音,间或有人们惊慌失措的哭泣和忙乱的脚步声,江湖中人愤恨的叫骂声。少年凝神褅听着,忽然低笑起来:“看似是寻仇呢……不过,好像没这么简单?”

  “只是你有一事不明……九爷我非是江湖中人,也非是朝廷走卒,何来搅混水一说?本本分分的做我的商人便好……拂尘,你说是也不是?”

  朱九坐直身子,拿过桌上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就像我这扇子般,虽说面上洁白无瑕,内中却暗有玄机。此扇危急关头可做兵器,你还不知吧?所以就算我面上再怎么好看,再怎么普通,也不可能会仅仅只是一名商人而已。拂尘,眼睛看到的,耳中听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嗯?你不问我是何人?”

  朱九先是错愕,继而大笑出声:“好你个拂尘,将我教与你的都学透了。也罢,你附耳过来,我告知你一事。嗯……保证你这晚年淡定帝破功。”

  然而一只手拦在他面前,“非礼勿动。”阿羽说。

  阿羽目不斜视,“至于,我知道小颜要与你说什么,我来告诉你好了。况且你又不是小颜,你还是连名带姓的称呼我为普布图尔的好。”

  “小颜是女孩子。”

  阿羽俯下身,目光温柔的注视着朱九,在他的唇上轻啄一口,然后揉揉她的脸,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了拂尘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朱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小颜是女孩子。”

  “这回是真的。”朱九站起身子,抬起手,身体发出一阵扭曲的喀拉喀拉的声音,骨骼在瞬间归位恢复成原本的样子。站在阿羽的身边,她明显矮上许多:“你看,这是我原本的样子。你原先看到的,都是我用缩骨术制造出来的假像,明白么?”

  “我说拂尘,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九爷说是那就一定是,你居然怀疑九爷说的话,记得了这么多东西,学了这么多东西,最原本的反倒忘了?你登上摘星楼时发下的誓愿,都给忘了?”一旁的长凳上,一个大块头不耐烦的站起来,气咻咻的说道。

  他遇见朱九时,刚满十三岁还没几天。

  他仰望他时,听得他问:“你真心要加入摘星楼吗?”

  “你明白摘星楼的戒律吗?”

  “你发誓吗?”

  “是属下的疏忽。”拂尘单膝跪地,一如当初发下誓愿的模样。“拂尘有罪,自领一百军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笔仙儿 » 凰唳天下倾[3]_2000字
分享到: 更多 (0)

广而告之...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